yyyyyan:

AGF Blendy Stick 里的最爱~
继上一篇笔记📓,这个是我夏季的时候买的😄
是属于夏季限定款,用冷水或者冰水就可以将它们冲开🤓好贴心!!
在AGF Blendy Stick里最爱这两种~~❤️
🛒红茶欧蕾
和上一篇讲的一样就不啰嗦了
🛒咖啡欧蕾
因为这个不是微糖版的
所以它甜度是2,奶味对比那款比强一些,比较像牛奶咖啡的feel~
下次夏季我还要喝😆

买买买精选:

66姨太太:

#66试色🍬#YSL唇釉合集一共18支

包括十二支镜面唇釉/三支唇颊两用/三支黑胶唇釉
色号已标图上 🍉🍉


拍摄光线:自然光 

拍摄机器:佳能单反600D
@好物分享笔记  @买买买精选 

贰月水:

【蝉系列】若燃一缕返魂香,偷尝来世冬日凉。(两年前画过一幅鶴,一直对上半部分不满意,因喜欢此构图,磨蹭了许久又重新改成蝉系列🐱🐱🐱

买买买精选:

横横竖横横竖横竖竖:

❤️innisfree蜜柔唇膏 色号10拿铁啡棕
💛看我的背景配色就知道 是日常的少女色饱和度低的豆沙粉棕 在我这里红粉调会比较明显 看微博一楠的试色明亮度会较低
💚质地水润 有一点凝胶感 如果唇部有死皮可能会涂不匀 持久度中等 会沾杯 颜色比质地优秀的一只
💙黄皮们不要看到粉调就怂 这只黄一二白都可以的 素颜也可用 妈妈不会骂奶奶看见夸😊

猎影人:

阿卷:


【灿烂人生】尼古拉


如果只能推荐一部电影,我会推荐意大利电影《灿烂人生》。

也名《最好的青春》。一部长达6小时不像电影的电影,一部看完后会笑着流泪的电影。


第一次看《灿烂人生》已是多年前的事,然而尼古拉与马迪奥两兄弟至今仍在我记忆深处停留。

这部电影将时间线架在1966年与2000年之间,聚焦一个普通意大利家庭里两个男孩的青春与成长。电影将两个男人从青春年少到中年时代的悠长半生,像画卷一样给观众铺陈开来。


尼古拉出场的时候,我就感觉哪里不对——这个人没有年轻人的样子。既不愤怒也不激进,永远温文尔雅,面带微笑,仿佛能够忍受一切。就算跟人吵架也只是深呼吸扔一句治愈系停战宣言:我太爱你了,不可能真的跟你闹翻。

他总说生活很美好,尽管自己生在并不那么美好的时代,尽管自己的一生并非一帆风顺,他始终不急不缓,有光发光有热发热。他相信任何人都有值得挖掘的美好一面,关键在于肯不肯迈出那一步。所以他能一点点打开佐珍封闭的内心,能跟急脾气的弟弟和平共处,还能让同样激进的妻子平静下来弹首曲子。


携带精神病少女佐珍出逃的那段旅途,大概是尼古拉与弟弟马迪奥一生中最幸福最难忘的时光。因为往后的漫长岁月里,这两兄弟不是被迫分离就是疲于奔命。再往后就是阴阳两隔。

精神病女孩佐珍的不幸遭遇令他们动容,逃亡途中共同经历的种种也为他们成年后各自投身的领域埋下重要伏笔。两个年轻男孩从一个精神病女孩的不幸命运中隐隐嗅到了各自的理想,它们从国家与时代的狭缝中微微探出头来,发出细微又嘶哑的呼喊。


我想,尼古拉与马迪奥命运的分叉点,大约就在嗅到理想的那一瞬间——他们迥异的性格决定了他们实现理想的曲折程度必将截然不同,而且高下立判。


过刚者易折,善柔者不败。


所以后来我们会看到,做了防暴警察的马迪奥并没有获得理想中的改善制度的力量,他日渐心灰;而从事精神病研究的尼古拉只是脚踏实地做该做的事,爱身边的人,倒在细小的改变中生出希望。一个依然激进,一个依然温和。


马迪奥纯粹至真,尼古拉上善若水。他们太不一样,我常常困惑同一个家庭怎能塑造出两个如此相去甚远的灵魂。

尼古拉的处世哲学,常人只能望其项背。他的弟弟马迪奥花了小半辈子也未能学到精髓,只能在喜欢的女人面前撒个小谎说:我叫尼古拉。以慰藉自己永远不可能成为第二个尼古拉的失落。

这个曾经一腔热血后来万念俱灰的年轻人有多向往哥哥,就有多厌恶自己。骨子里挥之不去的自我厌恶也让他最终走向了死亡。

他在最热闹的夜晚孤身跳下阳台。那一晚,明明夜空被烟火照得程亮,马迪奥依然觉得眼前一片漆黑。哪里都很黑,找不到一点光亮。


曾经我对马迪奥的死亡震惊又悲恸,如今我打心底里认为,马迪奥能选择从阳台一跃而下,真好——能死真好。不怕一死了之,就怕想死不敢死,更怕想死死不了。马迪奥的内心太纯粹,或许这个错综复杂人心叵测的人类社会根本不适合他。所以不如归去。


将近40年的时光,一段有起有落的家族史。马迪奥让人心痛,尼古拉让人向往。

重温电影时我在想,老聃所说的上善若水,用以形容尼古拉再贴切不过。


上善,意为至高。


水是“至高”存在。你向它扔石头,石头沉入水底,水面自会恢复平静;你将它泼向沟渠,它自会渗入土地,或顺流而下找到新的归宿;你将它烧干殆尽,它变身水气上升云层,辗转一圈又化成雨。

无论是液态、气态还是固态,它生生不息,永不消亡。它无色无味无形,泽被万物,与世无争,却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真正伤害到它。


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此乃柔德。


世上最柔是水,最强也是水。人若接近水的境界,已然接近超脱。

从生活的广角看,尼古拉很了不起。他的青春称得上美好,他的人生称得上灿烂。



猎影人:

善观:

佩德罗·阿莫多瓦:致女人们第101次人生坍塌的时刻


已经忘了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看佩德罗·阿莫多瓦的了,只记得他是我有兴趣去了解的第一位西班牙导演,从看过《关于我母亲的一切》之后便开始找西班牙电影来看,不知是否是西班牙语自带着敏感质感,光从台词上听来,我很喜欢演员们在处理细节时那点略微的神经质。


有些导演就是天生会拍女人,比如拉斯·冯·提尔,比如伍迪·艾伦,再比如佩德罗·阿莫多瓦。在我看来,阿莫多瓦的镜头下最玩味的就是两种思想:某种女性主义和男性视角下的某种女性主义。从这点上来说,他被人称之为“女性电影大师”当之无愧。


我深信,无论是写作者、导演还是艺术家,在创作中必须具备着雌雄同体的本能,这种本能促使他们可以随意切换面临冲突时的心境,从而上升到某种高度的和解。而身为一个男人,能将女人们内心的恐慌与焦灼洞察得如此细致,内心定源自于对人类这个物种的悲悯。


在他的电影里,死亡、背叛、被抛弃、成长的阵痛、命运的惩罚、无法挽回的失去……这些情节往往轮番上演,寻常如一场午餐或一次旅行,甚至当他用略带荒谬的方式娓娓道来时,仿佛你从一场重创中走入下一场重创,意外地,却恰好被注入了坚强的内核。


女人们在这些人生悲剧的常态中表现得更为坦然,影片中她们的自愈功能,简直像是导演一次次的致敬,致敬那些突如其来的,人生坍塌的时刻。


女孩、女人、母亲


大多数女性,似乎不可避免地要经历这三个阶段,在《关于我母亲的一切》、《胡丽叶塔》、《回归》中表现的尤为明显。


记得第一次在看《关于我母亲的一切》时也是一个雨夜,那时的心境很难想象女主人公玛努埃拉的痛苦,从坚忍地向儿子隐瞒关于他父亲是个变性人渣的事实,到雨夜意外丧子,再到后来寻找她丈夫的途中,拯救了被自己丈夫欺骗而怀孕的修女罗萨,然后是接受被她丈夫传染了艾滋病的罗萨死亡,以及带着与自己儿子同名的新生儿重新开始生活……每一步,这个女人即便被伤害着也走得很坚定。她体内的母性,甚至足够她去原谅自己那混蛋的丈夫,她予以每个曾留在自己身边的人温柔,最后让所有人好像都忘记了她苦难的痕迹。


《胡丽叶塔》恰好相反,相比较于主线上女主人公胡丽叶塔一生不断地失去至亲的过程,我看见的是她女儿一路成长中的隐忍。她默默忍受着自己母亲的忽略,家庭的僵持,同性之爱,这种隐忍甚至让她以不告而别的决绝方式了断与自己母亲的联系,我们从片中得知她的信息愈少,那种对于她成长阵痛的感受就愈强烈,片中经典的洗头场景,其实那一瞬苍老的是两个人。她的半生过得不好,可又怎样?她最终也选择了谅解。


相比较而言《回归》就显得激烈了很多,阿莫多瓦在这部片子中营造了一个女性乌托邦社会。从影片开始便是一群女人为丈夫扫坟的场景,男人们都死于非命,或者可以说,死于他们的枕边人。被父亲强奸怀孕的雷蒙黛从一开始人生就是破烂的,嫁给酒鬼丈夫之后,自己女儿(或者妹妹?)因遭继父性侵而失手杀了他,她们的命运如此相似,三代人的秘密不止于此:其实她父亲就是被母亲杀掉的。男人是家族的噩梦与诅咒,唯有清除。


我印象最深的应该是女主人公雷蒙黛坐在餐馆为大家唱歌的情景,那是她母亲教给她的歌,她唱给自己女儿听,眼含泪光,所有人被感染,或许就是因她周身无法熄灭的坚韧。


你会感慨,真的没有什么能把这些女人摧垮。阿莫多瓦有意无意地在建立一个女性的社会,女孩、女人、妻子、母亲、每一重身份,都如同一道铠甲,支撑起她们面临的多次坍塌与重建。


爱、欲望、斯德哥尔摩症


即便是很多男性主义视角的电影,好似阿莫多瓦也在诉说着女人的故事,比如《破碎的拥抱》,又比如《对她说》。看过很多遍《对她说》,总觉得那是阿莫多瓦最寂静的一部影片。


谈及两性关系,就不可避免会谈及爱与欲望。《对她说》从电影海报就很有意思,明明主角是两个男人,可海报上是两个与他们有关的女人,一红一蓝,一面清冷一面火热。那是在两段得不到回应的爱情,女性在这部电影中是寂静的,那些贝尼诺对着自己暗恋的植物人阿里西亚不断絮语的日夜,如同暗恋般令人忧伤,他需要她,即便她什么也不做,殊不知其实也一直在拯救着这个男人,这种爱让男人无法长大。


在《对她说》中,套着阿莫多瓦的另一部黑白默片《缩水情人》,被科学家女友的药水变得不断缩小的男人,为了满足女友的欲望,最后从阴道钻入她的体内,彻底与她合为一体。这个情节在《对她说》里应该是暗示着贝尼诺与阿里西亚发生了性关系,可能恰好是性的契机,让阿里西亚最终醒了过来。


他给予的爱带有欲望,可是欲望中又包含着无私。世俗的目光时常将爱与欲望想得太过复杂,可是那些执着与一个孩童想要拥有某种玩具友能有多少分别?情爱的真相,不过是成年世界中被追逐的玩具。


《基卡》被很多人评为所有阿莫多瓦电影中的top,很鲜明的阿莫多瓦式怪诞。我曾经在看完《基卡》后感慨,像基卡这样的女人,简直让人没法不爱,如果我是男人也会为了占有她而强奸她。


基卡的乐观与慈悲在我看来甚至已经到达了“佛性”的地步,她的职业是化妆师,似乎这也隐喻着她拥有粉饰所有的能力。她永远都保持着乐观,乐观到有点缺心眼,她从来不是“欲望”的代名词,而是“宽恕欲望”的代名词。哪怕她上一秒才遭受过欺凌强暴,哪怕她正面对着杀人场面,下一秒她也能坐上陌生人的车若无其事地去参加婚礼。


在这部电影里,女性的角色是绝对受害者,被杀害、被强暴、被偷窥、被勒索,但是那种“活在当下”的乐观,足以把所以如同脏水般泼下的噩运,统统抛之脑后。不为放在心上的痛苦,就不能算做痛苦,这算不算是阿莫多瓦赋予这部电影里女人的又一项特异功能?


在《捆着我,绑着我》中,阿莫多瓦展示了爱的扭曲。片中的女人爱上了束缚他的人,当女性的爱情转化为一种危机,更是易令人感受到人性深层次的孤独。我们常说的斯德哥尔摩症候群,似乎大多时候对象都是女人,只因女人身体的弱小决定了更容易被俘获,但正是因为这种弱小促使她们更容易屈从于被迫害的环境,有斯德哥尔摩症个体更具有生存优势。


从阿莫多瓦的视角中,女人们能迅速接受命运推过来的一切,甚至有时会主动拥抱。或许,这本身就是就是一种强大。


魔幻、荒诞、疏离


在阿莫多瓦早期的电影中,你能多次看见人类的兽性。乱伦、强暴、变性、变异……画面诡谲艳丽,一遍遍挑战着你的道德底线,还让你猜不透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很奇怪,比如《黑暗的习惯》这部电影,我记忆最深的竟然是片头长达两分钟之久的街景,1983年西班牙街头的清晨黄昏与现在的并无二致,看似荒唐的事件在这个寻常的背景下发生着,故事在变,可是这个世界的底色从未更改过。


电影讲述了一群吸大麻、谈恋爱、写黄色小说、还养一只老虎的疯狂修女们,她们所拥有的矛盾人格,她们体内的善良与邪恶,电影彻底颠覆了带有宗教符号的这群女人们纯洁高尚的印象,宗教是救赎,但更多的救赎,其实源自于自己的内心。


这部电影的西班牙名是《Entre tinieblas》,意思是“明暗之间”,明暗一词很有感觉,像是在描述这群边缘化女性带有灰度的心理状态,她们依旧会有欲望、邪恶、恐慌,可能是处于本能的,她们从未被击垮,仍旧会在这种灰度中摸索前行。


在《崩溃边缘的女人》中,全片从始至终充斥着歇斯底里的火药气,燃烧的床单、仇视的眼神、不可停歇的私语,那些一幕幕不停上演的荒诞剧情,一群面临崩溃的女人们,让故事线进行的飞快,不过是个小三被有妇之夫背叛的故事,期间牵连出各种女人,把剧情搞得像一个弥漫着硝烟的战场,最后收尾在女主和过去的所有纠缠了断,在清晨回到家昏昏睡去。


这部电影的另外一个名字叫做《女为悦己者狂》,每个女人都在某个阶段为爱情做过疯狂的事情,回头才发现荒唐不已,只是人生何处不荒唐?我们后来都明白了,所有惊心动魄的爱情,结局往往也会趋于庸常。


如果你剥开层层荒诞的剧情,就能看见电影里面丝丝透露出的脆弱一面。我们总是不断忽略,这些女性电影中隐忍的主旋律。


世事如书,转眼即翻过,那种来自于母体中生而便有的隐忍,让她们即便历经千山万水,仍旧保留着独自前行的勇气,活着已是一种不易,面对一切无常,阿莫多瓦镜头下的那些女性,早已进化出了哀而不伤的内心。


那么你心中尚未崩塌的部分,又是什么?在那些该过去的过去之后,在它们成为最微不足道的往事之后,被遗忘殆尽,或是化为虚空中的尘土之后,你心中无法崩塌的那部分又是什么?


是爱与慈悲,它们来自于心的力量,无关乎外界,并能促使你继续对于世界保持信任。那不是徒劳,你要等待。


或许每个女人,一生中都要经历无数次人生坍塌的时刻,而至深的爱和慈悲,提醒着她们不要轻易被吹倒。

零雨其蒙蒙:

【“愿前路安稳 不再为旧事执念深。”
——眉间雪后续《如寄》手写歌词】

当年“眉间雪”出的时候,我还开着小和尚在剑三里面瞎浪,有师傅,有师兄师姐。
后来A了就再也没上了。
眉间雪到如寄,也是一个完整的轮回和交代。最后白衣师傅和徒弟相视一笑,我也认he了!用了粉粉的色调!
江湖事江湖议,离开了也就偶尔挂念,各自欢喜吧!

歌词[心]wuli写词轻易撩拨我小心脏的大神@陆菱纱

//一路大雪纷飞 踏上归程
门外几株桃枝 宛若故人
雪中你眉眼如旧 唇角笑意深
一句问候却微微颤着声

听你温柔细数 清闲平生
笑我两鬓华发 消瘦几分
只捧起陈年的酒 又一杯满斟
这口酒竟比风雪还要冷

是不是再多念想捱不过时光利刃
终究化成寒暄三两声
那一年相伴相护的承诺 散作了浮尘
负尽少年心 也未曾负过你深恩

如今刀尖造梦 功名渐成
难逃俗世纷争 飘摇红尘
多少次闹市擦肩 将身影错认
灯火阑珊处心似座荒城

问你经年孤身 又为谁等
却答无心吟歌 琴案蒙尘
轻声叹人不如新 抚眉间折痕
说不忍看我沧桑的眼神

听人说后来我们都变成江湖传闻
茶楼酒肆里说完一生
你只道昔年情谊皆封存 何必有悔恨
愿前路安稳 不再为旧事执念深

回望你执伞伫立雪纷纷 黯然失魂
剑上新穗还留有余温
你知我一心向江湖而生 终为江湖困
人间本如寄 此一生再也无归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