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影人:

阿卷:


【灿烂人生】尼古拉


如果只能推荐一部电影,我会推荐意大利电影《灿烂人生》。

也名《最好的青春》。一部长达6小时不像电影的电影,一部看完后会笑着流泪的电影。


第一次看《灿烂人生》已是多年前的事,然而尼古拉与马迪奥两兄弟至今仍在我记忆深处停留。

这部电影将时间线架在1966年与2000年之间,聚焦一个普通意大利家庭里两个男孩的青春与成长。电影将两个男人从青春年少到中年时代的悠长半生,像画卷一样给观众铺陈开来。


尼古拉出场的时候,我就感觉哪里不对——这个人没有年轻人的样子。既不愤怒也不激进,永远温文尔雅,面带微笑,仿佛能够忍受一切。就算跟人吵架也只是深呼吸扔一句治愈系停战宣言:我太爱你了,不可能真的跟你闹翻。

他总说生活很美好,尽管自己生在并不那么美好的时代,尽管自己的一生并非一帆风顺,他始终不急不缓,有光发光有热发热。他相信任何人都有值得挖掘的美好一面,关键在于肯不肯迈出那一步。所以他能一点点打开佐珍封闭的内心,能跟急脾气的弟弟和平共处,还能让同样激进的妻子平静下来弹首曲子。


携带精神病少女佐珍出逃的那段旅途,大概是尼古拉与弟弟马迪奥一生中最幸福最难忘的时光。因为往后的漫长岁月里,这两兄弟不是被迫分离就是疲于奔命。再往后就是阴阳两隔。

精神病女孩佐珍的不幸遭遇令他们动容,逃亡途中共同经历的种种也为他们成年后各自投身的领域埋下重要伏笔。两个年轻男孩从一个精神病女孩的不幸命运中隐隐嗅到了各自的理想,它们从国家与时代的狭缝中微微探出头来,发出细微又嘶哑的呼喊。


我想,尼古拉与马迪奥命运的分叉点,大约就在嗅到理想的那一瞬间——他们迥异的性格决定了他们实现理想的曲折程度必将截然不同,而且高下立判。


过刚者易折,善柔者不败。


所以后来我们会看到,做了防暴警察的马迪奥并没有获得理想中的改善制度的力量,他日渐心灰;而从事精神病研究的尼古拉只是脚踏实地做该做的事,爱身边的人,倒在细小的改变中生出希望。一个依然激进,一个依然温和。


马迪奥纯粹至真,尼古拉上善若水。他们太不一样,我常常困惑同一个家庭怎能塑造出两个如此相去甚远的灵魂。

尼古拉的处世哲学,常人只能望其项背。他的弟弟马迪奥花了小半辈子也未能学到精髓,只能在喜欢的女人面前撒个小谎说:我叫尼古拉。以慰藉自己永远不可能成为第二个尼古拉的失落。

这个曾经一腔热血后来万念俱灰的年轻人有多向往哥哥,就有多厌恶自己。骨子里挥之不去的自我厌恶也让他最终走向了死亡。

他在最热闹的夜晚孤身跳下阳台。那一晚,明明夜空被烟火照得程亮,马迪奥依然觉得眼前一片漆黑。哪里都很黑,找不到一点光亮。


曾经我对马迪奥的死亡震惊又悲恸,如今我打心底里认为,马迪奥能选择从阳台一跃而下,真好——能死真好。不怕一死了之,就怕想死不敢死,更怕想死死不了。马迪奥的内心太纯粹,或许这个错综复杂人心叵测的人类社会根本不适合他。所以不如归去。


将近40年的时光,一段有起有落的家族史。马迪奥让人心痛,尼古拉让人向往。

重温电影时我在想,老聃所说的上善若水,用以形容尼古拉再贴切不过。


上善,意为至高。


水是“至高”存在。你向它扔石头,石头沉入水底,水面自会恢复平静;你将它泼向沟渠,它自会渗入土地,或顺流而下找到新的归宿;你将它烧干殆尽,它变身水气上升云层,辗转一圈又化成雨。

无论是液态、气态还是固态,它生生不息,永不消亡。它无色无味无形,泽被万物,与世无争,却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真正伤害到它。


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此乃柔德。


世上最柔是水,最强也是水。人若接近水的境界,已然接近超脱。

从生活的广角看,尼古拉很了不起。他的青春称得上美好,他的人生称得上灿烂。



评论

热度(535)

  1. 猎影人 转载了此图片